全国服务热线:
新闻分类 NEWS CATEGORY
新闻动态 news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手机:
电话:
邮箱:
地址:
热门评论
当前位置:主页 > 热门评论 >
蔡奇出师不利 三把火被浇灭 烧到中共脸面?
添加时间:2018-01-09
  【凤凰彩票】

十九大之后,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连放三把火,包括清理外来人口、整治天际线及煤改气,但每项施政都受到质疑。不过,驱逐外来人口、清除低端人口,2008年北京召开奥运之前,以及另一大城市上海今年都在做,甚至有过之而不及。时事评论员陈思敏指出,共产党真正关心的不是人──不论高端还是低端,而是中共政权的面子──在乎国际看法,蔡奇这三把火烧到了中共的脸面,自然遭到党媒质疑。

北京大兴〝11?18〞夺命火灾事故发生后,当局全力封锁消息之际。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则迅即开会部署,全市范围内以安全隐患为由的大排查、大清理、大整治行动。

从大规模整治地下室、大杂院等群租房,清理外来人口,到拆除沿街违建和广告牌,以及禁止烧煤取暖防止雾霾,蔡奇站到前台亲自下令,没想到每项政策都遇到强烈反弹。

以清理外来人口为例,北京当局出动特警、公安,及退伍军人等,用断水断电、半夜突袭、乱砸乱踹等粗暴方式,几乎是一夜之间,令数十万被视为低端人口的外来务工人员流离失所。

这件事也变成了一项公共危机,100多名知识界人士发表公开信,要求停止这项侵犯人权、歧视外来人的政策;亦有网民称这是〝北京大排华〞、鬼子进村。

大清查还没结束,北京多部门又启动了〝清理建筑物天际线专项行动〞,拆除了超过一万块所谓〝不符合管理规范〞的建筑物外墙招牌和广告牌。该行动再次引起舆论反弹。

民众质疑当局官僚作风,并担忧没有牌匾标识,对交通出行都会有影响。而人民日报亦发表评论,质疑像〝庆丰包子铺〞这种街边一层楼高的招牌也被摘了,是否科学,是否太一刀切。

除上述两项行动遭质疑外,北京的煤改气工程未及时完工被指是北京大火的间接原因。

据北京燃气公司官网10月28日报道,按照预定计划今年底六环以里全部取消燃煤锅炉。

报道称,2017年是《北京市2013—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》的收官之年,“煤改气”项目要实现三个阶段性的任务目标:4月底前完成前期手续,5月全面进场施工,9月工程实体完工,10月中旬通气并做好安全服务保障。

北京市燃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支晓晔表示,力争到今年年底,六环以里全部取消燃煤锅炉,大兴、房山、通州、丰台南部4区基本实现“无煤化”。

自由亚洲电台称引述知情人士的话称,11月19日的北京大火是因煤改气工程不到位,工人在用电取暖时引发。

报道称1位知情人士认为,大火是涉及官方治理雾霾严禁民众燃煤炭取暖的问题,强推煤改气,但当地供暖部门至今未能解决燃气管道问题。工人在用电取暖时,电路故障引发大火,而煤改气是中央下令。

北京排华引发海内外强烈谴责后,环保部紧急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部分城市下发特急函,提出坚持以保障群众温暖过冬为第一原则,可以〝继续沿用过去的燃煤取暖方式或其他替代方式〞。

陈思敏:“扬沪批京”党媒这耳光掴谁的脸

中共党媒《中国青年报》12月6日头版刊文〈上海:既要摩天大楼,也要里弄小巷〉。外界多指这篇文章在借上海暗掴北京一巴,还有媒体下的标题更直接“借着上海李强,团报头版打了蔡奇一耳光”。

时事评论员陈思敏表示,北京这次引发舆论风暴的区逐低端人口,其实在四大一线城市早就在做。北京因11月18日大兴区19死而乱了手脚。而政府公文中很早开始出现赶走“低端人口”口号的就有上海当局。

《上海规划(2016-2040)》这堪称中国城市中最严苛的人口控制目标,想要完成最简单的办法,是让住行越来越难,也就是用高房价、高房租来清退低端人口,而这透过的最简单手段仍是拆迁,地区房价、租金因此水涨船高,赶人效果明显,而且是低端人口自己知难而退。此外,在宣传口上是拆除违章建筑、产业提升、环保等等“漂亮口号”。虽然完全不提清理低端人口,但大家也都知道是赶外地人。

陈思敏举例称,浦东新区2017年9月27日召开的“合庆镇整治成果展”,时任书记韩正表示这让上海迈向无违创建,让上海这座城市越来越“现代化”、“好环境”。但为此自2015年两年多来,合庆镇共拆除了违建397万平方米,也清理了近2000家经营户,数万低端人口被赶出家门赶出上海。

而党媒中青报不关注2016年时上海清理低端人口的无情手段,这次刊文还引述2016年“阿大葱油饼”事件来表示上海政府的“法外情”。

事实上,当初上海监管部门以“食品安全隐患”为由令饼店休业,后来又让其复业,可以说是迫于舆论压力,而且主要还是外媒的高度关注,因为阿大葱油饼的美味曾经惊艳BBC报导。

陈思敏指出,所以对于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大城市,本来就被中共当成“脸”,也就是真正关心的不是人──不论高端还是低端,而是中共政权的面子──在乎国际看法。

然而不配住在北京、上海的低端人口,恰恰就是共产党宣言和国际歌的主人“无产者”,而他们的小孩是中青报等党媒高喊的“共产主义接班人”。

陈思敏强调,在2015年,上海当局将外来人口持有的居住证件、务工证明文件进一步提高至3年的限制,直接拒绝的就是这些“无产者”的子女、也就是喉舌所谓“共产主义接班人”在上海就读义务教育。

党媒中青报这次头版长篇大论“扬沪批京”,真正想要掌掴谁的脸不知道,但可以说是结结实实赏了中共自己一巴掌。

其实北京2008年北京奥运之前清除低端人口的做法,丝毫不比近期北京的做法更人性化。

2008年是中共所谓的“奥运”年,中共把奥运作为“最大的政治任务来抓”。在这个所谓的“奥运年”,中共加紧了对信仰人士和异议人士的迫害,同时也在大规模驱逐“低端人口”,名为“奥运搜查”。

阿波罗网编辑的前北京同事说,2008年奥运之前家中在做装修,但蹊跷的是两周之内装修工人一个一个的莫名失踪了,后来才知道刘淇任市委书记的北京当局,在大力驱逐外来人口,大街上查身份证,发现是外地人后身上带钱的直接买车票遣返,没钱的送到北京郊区做苦力,挣够钱后再遣返。

于宙(右)、小娟和小强三人组成的民谣乐队“小娟&山谷中的居民”。

一个在阖家团圆的日子里被中共杀害的音乐人

据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2016年2月7日文章称,2008年1月26日晚10点左右,北京音乐人于宙演出结束与妻子许那下班开车回家,行驶到通州北苑的杨庄路段被警察拦截,进行“奥运搜查”。因为发现于宙和许那是法轮功学员,警察就将他们抓到通州区看守所。

于宙当年以当地的文科状元,考入北京大学法语系。于宙通晓多种语言,是公认的才子。

1998年他和一对好友小娟黎强组成了“小娟&山谷里的居民”乐队,并担任鼓手。每次演出他都最忙,各种打击乐器使音乐层次更加丰富,是山谷里不可缺少的声音。

北京音乐人于宙(网络图片)

27日上午9点多,通州北苑派出所、通州分局以及香山派出所,海淀分局4人首先抄了许那父母家,没抄到东西,又抄许那妹妹家,见没有电脑就把书桌上几张打印用的白纸拿走。

2月6日大年三十,家属接到探视通知,要求他们马上赶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看望于宙。当家属赶到那里,于宙已经停止了呼吸,尸体被用白单覆盖,面部还戴着呼吸罩,腿部已经冰凉……

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,于宙遗体已做解剖,结果却一直没有公布。于宙去世前没能和许那见上最后一面,看守所不允许妻子许那参加于宙的丧事。

蔡奇三把火过犹不及,遭到舆论质疑

蔡奇十九大后的三把火均遭到舆论质疑,让他为此而背上沉重的政治包袱。

东方日报评论说,蔡奇或因晋升太快经验不足,把在外地为政的做法搬到北京,那个复杂性是无法比的。东方日报评论说,蔡奇三把火都没烧旺,有多方面的原因。

一,北京作为首都,情况复杂,稍有风吹草动便会引起各种争议,而之前蔡奇主政的福建、浙江,都是地方一隅,外界关注度不高,蔡奇将过去的工作经验应用到首都,显然是难以适应。

二,蔡奇是习近平亲信,十九大崛起的新贵,也是之江新军的代表,其能力到底如何,也吸引各方的关注,其施政过程的失误或瑕疵,难免被人放大。

三,蔡奇操之过急,失之于稳,也被一些人上纲上线,将其视为习近平所托非人的凭证。

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